Kivey徒生 - 第1页 别与初恋死磕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gl百合] 《别与初恋死磕》作者:kivey徒生【完结+番外】

    文案:

    虚伪正派年上攻 vs 骚气嘴炮年下受

    人活着,千万不要想不开跟初恋死磕。

    因为真的很容易把自己磕死的。

    初见面,关南衣笑说:“这老师真像一个东西。”

    再相逢,关南衣骂道:“你还真是一个东西啊。”

    而时清雨则是从头到尾都是一派斯文的模样,只是在进她房的时候把门给锁上了。

    关南衣:“……你干嘛?”

    回应她的只是时清雨的冷冷一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南衣,时清雨 ┃ 配角:时青川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容易被套牢。

    立意:拯救恋爱危机,教你如果成功的把自己送进追妻火葬场。

    第一卷

    第1章 接你回家

    关南衣出狱的时候没想到还有人会来接她这个孤家寡人,谁都有想过,偏偏却没有想过来的这个人会是时清雨,她的师长。

    也是她曾经的暗恋对象。

    ——这就很扯淡了。

    监狱的铁门在她身后缓缓地关上,因为常年不开,铁门下的滑道都生了锈,一关一开时发出的声响很是刺耳,任谁听了都会忍不住皱起眉头,捂起耳朵,但关南衣没有。

    她只是站在那儿认真地听着,表情严肃又僵硬,从开头到结束,她听着那刺耳的声音直到完,然后愣了好大一阵才真的反应过来自己出狱了。

    啊——出狱了啊,真的出狱了啊!

    关南衣仰着脖子看着阴沉沉的天空,今天是个阴天,老天爷没有作美的为她露个太阳出来,但这并不妨碍她舒畅的心情。

    天很好,还吹着风,云有点低。

    关南衣静静地看着,虽然这和她在监狱里看到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她就是莫名的觉得好看,也许只有在里面呆过的人才知道外面什么都是好,就连空气闻起来都是带着香甜的。

    她自由了。

    她站在监狱的大门缓缓地闭上了眼,深吸了两口气,心想道,我关南衣他妈的总算是等到了这一日了。

    所有的罪都受过了头,现下该她享受自由了。

    好,非常好。

    她睁开双眼,明明心里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还是犹豫了。

    她缓了很久才敢试探性的迈出了左脚,落地之后却又不知道为什么顿了一下,大概是没有听到那声刺耳的“9587”的代号让她有些不习惯,于是她又回过头十分警惕的看了下后面的监狱大门——关着的,没有提着警棍的守卫在看着她。

    从今往后不会都再有了,她再也不会在看守轻蔑又厌恶的视线下生活了。

    她真的确定了大门是关着的,没什么危险了,然后她又才迈出了另外一只脚,缓缓地,一步一步地,动作十分夸张且警惕地走出了监狱大门范围,尤其是那守门值勤狱警那道不算太友好的视线。

    她身上穿着一件很宽松的玫瑰色外套,里面套着的是件洗得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的短袖,灰扑扑的,下身套了条带有蓝色条纹的黑色运动裤,脚上则是一双破了个洞还脱了皮的皮鞋。

    这身穿扮确是可笑,不伦不类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跑出来的疯子呢,又尤其是她还在监狱门口做着的夸张动作。

    真的是神经病一个。

    尤其是下一刻的关南衣忽然间的放声大笑了起来,她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畅快。

    她出狱了,在蹲了四年半的牢房后她终于重获了自由了,怎么能不笑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南衣笑得很癫狂,但又让人生不出讨厌来,很久以前她也算是个模样标志,笑容明媚的女人,而现在却成了个坐过牢,履历上带着污点的人。

    不过没关系,关南衣想得很开,人生难免会重来,重来就重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也没有什么不能失去的,她这短暂的一生经历过太多得到又失去,失去又得到了。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人生确实总是如此的。

    然而就在她刚刚笑完想好去找个酒吧准备庆贺自己获得新生的时候,时清雨就那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了她眼前。

    依旧是穿着身呆板无趣的黑西服配白衬衣,脚下踩着的还是极具性/冷淡的三厘米半的黑色高跟鞋,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模样是一等一的好不假,可偏偏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板着张苦大情仇的脸,让人看了就倒胃口。

    “关南衣。”时清雨的声音还是跟以前一样,轻轻脆脆,明明该带着南方人特有的软糯的,可偏偏又是这样字正腔圆,不带情绪的,听着就让关南衣觉得很不舒服。

    心肝脾肺肾,没有一处是舒坦的。

    时清雨站在路口前,这样叫道她。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时老师啊。”关南衣看见时清雨时不怒反笑,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料到时清雨这个冷血的女人居然会来监狱门口接她,真是奇了怪了。

    她笑着张好看却又阴沉的脸对时清雨还算客气道,“怎么?这是来看我的?”

    她脑袋向后偏了一下,恣意嚣张的耸了耸肩,嘲弄道,“真不巧,你学生我不才,这刚从里面出来。”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关南衣习惯性的啧了下嘴,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没有把烟戒下来,就像时清雨这个冷血的女人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