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微兮 - 第153章 151.什么是亲情 追星成瘾:顾先生的老婆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你们干什么?”

    突然一声怒喝,屋内骤然安静下来。

    刘珊珊推门走进来,看着顾泽绵和安锦卿牵在一起的手,还有手上的钻戒,她又惊又怒:“你们在这里求婚?你们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

    安锦卿道:“盛阳是我的家人,我倒是很高兴这么重要的时候有他在。我想他应该也不希望错过。”

    “家人?呵呵。”刘珊珊道,“你到现在都还要装疯卖傻。你明明知道盛阳对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兄妹情……”

    “刘珊珊。”安锦卿打断她的话,“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盛阳,的确不是简单的兄妹情。我们相遇的时候,我绝望,他迷茫,都是我们最落魄的时候。我们彼此成就,互相信任,将对方当成知己,甚至灵魂伴侣……但这无关男欢女爱,如果不是你一直紧盯着这点不放,你跟盛阳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步。”

    “你什么意思?”刘珊珊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不敢相信。

    安锦卿道:“盛阳不是没有考虑过接受你,可就是因为你不能接受我的存在,所以才放弃。”

    刘珊珊问:“你怎么知道?他跟你说过?”

    “有些话不需要说,也能明白。”安锦卿道,“就像我一样,如果顾泽绵不能接受盛阳,我们也走不到今天。”

    刘珊珊问:“那之前那些人……盛阳是怎么赶走你的追求者的,你是都只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不做声,不过是因为我不喜欢罢了。”安锦卿道,“同样的,对于你与盛阳的事情,我从来不吱声,也不过是觉得你配不上他。”

    “我配不上他?哈哈,我守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我用我整个青春来等他,你却说我配不上他?”刘珊珊狂笑起来,“你可别忘了,当年他盛阳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我却是海归精英,富家千金……”

    “配不配得上,与金钱地位没有关系。单凭你说出这些话来,你就配不上他。”安锦卿道,“虽然我总说盛阳变了,身上沾染上了铜臭味,可那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坚持梦想,从不动摇的人。他原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为了梦想不惜辞职,拼上全部身家下海,最后血本无归。甚至一度自我怀疑。可他怀疑的是自己的能力,从来不是他的梦想值不值得。但你对此丝毫不理解,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想着对他的人生指手画脚。”

    “我没有想对他指手画脚,我只是不想看到他一片真心错付……”刘珊珊吼道,“我只是,我只是太爱推了……”

    “那你应该学会怎么爱他,而不是强迫他接受你的爱。”

    听到盛阳的盛爸爸和盛妈妈冲了进来,不满地朝众人道:“你们要吵,能不能出去吵?”

    “抱歉。”安锦卿拉着顾泽绵,率先走了出去。走到一半,她又回头朝二老说道,“之前是我心情不好,说话太冲,你们别放在心上。”

    盛爸爸和盛妈妈撇过脸去,没有说话。

    安锦卿垂下眼睑,走出了病房。

    刚走出病房,安锦卿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廖老太太。

    她只当做没看见,停也未停。

    “孩子,你父亲快死了,去看看他吧!”

    安锦卿猛然停住了脚步。

    廖老太太拄着拐杖,在保姆的搀扶下走了过来,拉着安锦卿的手说道:“当年的事,不怪他。你外公将你带到我们家,将要你父亲抚养你的时候,这事你父亲根本就不知道。是我和你爷爷怪你母亲害了我们儿子,不想认你。你爷爷已经去了,我也活不了几年了。可你父亲是无辜的,他没有对不起你……”

    “我没觉得他对不起我。”安锦卿抽回了自己的手,转头正视廖老太太,“我的出生,除了我妈妈,不被其他任何人期待。所以我从小就告诉自己,不要去期待不属于我的东西。在我的世界里,是没有父亲这个角色的。只有我否认他的存在,我才能不去恨他,不去想问什么他忍心让我受尽折磨。我不想取回忆那几千个在漫长黑夜里,我害怕得睡不着的日子。也不想去回忆,那些日子里,我为了能够吃上一口饭,是怎么差点就走上了不归路。还有我差点被自己的表哥强暴,然后将他打到残废的噩梦,更是困扰了我十几年。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觉得,就因为他给了我生命,我就一定要感激他,爱他,敬他的,我只知道,你们所谓的不被接受的难堪,相比我那漫长的苦痛来说,不值一提。我不恨你们,已经是我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宽容了。”

    安锦卿胸口起伏着,心情并不似外表这般平静。

    顾泽绵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看向身后。

    那里,廖望舒在护士的搀扶下,远远地看着她,老泪纵横。

    其实廖望舒今年也不过五十多,可看着却已经像个古稀老人。

    全然不是安锦卿印象中,妈妈时常挂在嘴边的,那个风流倜傥的多情诗人。

    站在廖望舒身旁的医生说道:“廖先生因为常年劳累,肾脏已经衰竭了。如果不手术的话,保守治疗,可能熬不过今年。”

    闻言,廖老太太捂着脸哭了起来。

    安锦卿道:“一切全凭他自己的决定,至于费用,该用多少用多少,我会全部承担。”

    医生道:“这个的确要看病人自己的决定。但是如果病人连求生的意志都没有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作为子女,还是应该多关心一下长辈的情感需要。”

    “不管怎么样,至少先让他把病治好。”顾泽绵凑到安锦卿耳旁,轻声道,“去跟他谈谈吧!毕竟父女一场,有些事情总要说清楚。”

    “没什么好谈的。”安锦卿说着就要走。

    “那如果我们自己有了孩子呢?”顾泽绵问,“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若是有了孩子,也是第一次做父母,我们该怎么跟自己的孩子相处?难道你要带着对亲情的不信任,去迎接自己的孩子吗?”

    安锦卿猛然回头看他:“你是故意的?特意带着我来盛阳的病房求婚,就是为了说服我接受他?”

    “我不是要你接受他。”顾泽绵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明白什么是亲情,不要将亲情从你的人生中剔除。”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