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微兮 - 第151章 149.釜底抽薪 追星成瘾:顾先生的老婆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吃完饭后,安锦卿就进了书房。

    她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就进入了忘我境界,所以敲门声响了半天,她都没有抬一下头。

    连敲门声什么时候停下的,门怎么被人推开的,她都没有注意到。

    直到笔记本被人合上,自己的手被夹住,她才茫然地看向面前的人。

    顾泽绵气鼓鼓地瞪着她:“终于肯看我一眼了?”

    安锦卿却惊讶道:“你回来了?几点了?”

    顾泽绵没好气道:“已经凌晨了。”

    “都这么晚了。”安锦卿站起身,问道,“你吃饭了没?”

    “还没呢!”顾泽绵伸了个懒腰,“我先去洗个澡,身上都是灰。”

    安锦卿道:“那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吃饭,还是吃面?”

    顾泽绵道:“不用那么麻烦,把桌上的饭菜热一下就好了。”

    “也好。”安锦卿点点头。

    顾泽绵冲了个凉下来,不到10分钟。

    走进厨房,看到安锦卿忙忙碌碌的背影,他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问:“今天见过你父亲了?”

    “嗯。”安锦卿点头。

    “有什么感觉?”

    “能有什么感觉?”安锦卿反问,“你今早几点走的?我在浴缸里睡着了,你怎么也不叫我?”

    “看你睡得那么香,怎么忍心叫醒你?”顾泽绵道,“你别回避问题。你和你父亲的事情,你不想别人管,我也不想逼你。但这样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吧!”

    “还想不想吃饭了呢?”安锦卿用手肘撞开他,将热好的菜装了盘,就朝外面走去,“自己端去餐厅吃。”

    “你不陪我?”顾泽绵问。

    “你是不会吃饭,要我喂吗?”安锦卿停也未停。

    “那我不吃了。”

    安锦卿深吸一口气,又走回厨房,端起端着菜走向餐厅。

    “我就知道你心疼我。”顾泽绵得了便宜还卖乖,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盛了两碗饭,跟在她后面。

    把菜都端上桌后,安锦卿又将茶几上的玫瑰花饼端了过来:“伯母做的,你尝尝。”

    “陪我一块吃点,我一个人吃没意思。”顾泽绵将一碗饭推到她面前,“听我妈说,你晚上也没吃多少,再吃点吧!”

    “我吃过了。”安锦卿拿起一块饼,咬牙切齿啃下一大口,“是不是伯母跟你说什么了?”

    “她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了,让我帮她向你道个歉。”顾泽绵道,“有些事情,我爸妈不了解。他们只知道你吃了不少苦,却不知道究竟有多苦。他们总以为天下的父母都和他们一样,不可能不爱自己的孩子,所以有的时候说的一些话,太过主观,让你听了不舒服,你别放在心上。”

    “我能理解。我也没有不舒服。”安锦卿道,“其实他们能把我当自己人,我挺开心的。你说得没错,有些事情也不可能一辈子逃避下去。就算我跟他没有感情,可他终于是给了我生命的人,这层血缘关系就断不了。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把心里的想法,用最直接的方式说出来……”

    “再说吧!我还有工作要忙,你自己吃吧!”安锦卿放下饼,又回到了书房。

    阑珊和安盛解约,签约“沛霖书院”的小道消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之后,一夜之间,就席卷了各大论坛。

    也是一夜之间,“沛霖书院”的新用户注册数暴增,相反的,“安盛书院”和安锦卿,却再次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在不知道安锦卿就是阑珊的情况下,不少书粉因为不满阑珊改编剧的选角,认为是安锦卿为了捧小情儿而从中作梗,对她积怨已深,现在知道阑珊和安盛解约了,他们欢欣鼓舞,到处抽奖,将这个来历不明的消息四处传播。

    第二天到公司后,安锦卿第一件事情,就是问消息的来源查清楚了没有。

    程俊杰道:“已经查到了来源,不过对方不肯供出幕后主使。”

    “没关系,我也没指望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安锦卿道,“一会我会发微博,你让相关部门配合一下。”

    “微博?”程俊杰问,“用哪个号?”

    “阑珊。”安锦卿道,“发博之后,我会发新文。”

    程俊杰恍然大悟:“您是要……”

    安锦卿点头:“是时候揭开庐山真面目了。与其去赌孙娟的良心还剩多少,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将软肋变成必杀技。”

    在阑珊解约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她终于亲自发博了。

    熟悉的九宫格,九个故事,以安锦卿第一人称,描述了只她有记忆开始,到现在的二十年经历。

    全文没有任何一句可以煽情的话语,只是娓娓道来,所述一个真实的故事,一段过不去的经历。

    毕竟是曾经就凭一个九宫格故事,就搞定了顾泽绵数十万粉丝的大佬,自己的粉丝,就更不在话下了。

    短短的一篇自传小说,就看得人潸然泪下。

    发博后不到半个小时,程俊杰就激动地冲进了安锦卿办公室:“董事长,您这一招真的是太高明了。不但打破了谣言,连之前因为盛总家人,还有您亲戚的那些污蔑,一同澄清了。”

    安锦卿点头:“因为之前盛阳给我立了富n代的人设,未免有人拿这个做文章,你让公关部的准备一下,把我们的创业史也做个整理,树立正面形象。还是以小故事的行事,接受度更高。”

    “没问题,我这就去通知。”程俊杰问,“还有其他吩咐吗?”

    “有。”安锦卿点头。

    程俊杰道:“您请说。”

    安锦卿道:“帮我联系孙娟,我要跟她见一面。”

    程俊杰道:“事情都已经解决了,还联系她做什么?”

    安锦卿道:“见不见倒是无所谓,可她手上还有安盛4%的股份,我要买回来。你若是直接谈成了,我也就不用见了。”

    “其实,她联系过我了……”程俊杰道,“就是您发博之后。我还没有来得及说。”

    “哦?”安锦卿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程俊杰道:“她说她爱了不该爱的人,盛总的罪证不是她有意收集的,是有人借她职务之便,利用她收集的。她说股份她会全部还给您,会让快递寄回来。”

    “那她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她说她没脸再联系您了……”

    安锦卿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不找她算账,已经是顾念她这十年来的尽忠职守了。功不抵过,我也不愿再见她。至于部分,她若是卖,你找我拿钱;她若是送,你就收着。”

    “什么意思?”程俊杰怀疑自己听错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是你应得的。”

    程俊杰喜出望外:“谢谢董事长!”

    安锦卿道:“我对你没太多要求,把工作做好,不要成为第二孙娟就行了。”

    “我又不像她那么傻……那我走了。”程俊杰几乎是蹦跳着走出了办公室,一出去,就立马给女朋友打电话,“亲爱的,我现在是股东了,再也不是打工仔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