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微兮 - 第149章 147.互不相欠 追星成瘾:顾先生的老婆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挂了电话后,安锦卿刚走回办公桌前,内线电话又响了。

    “董事长,那位廖先生还是没有走。而且媒体也来了,将他堵在了大厅里。”

    安锦卿道:“那就把他们都给我赶出去。”

    “不可以。”程俊杰的声音响起,“人没来也就算了,现在他人和媒体都在下面,你这样做的话,只会将矛盾扩大,让问题发散。”

    “进来说,站在门外做什么?”安锦卿没好气地说道。

    没一会,门就开了。

    程俊杰边走边说道:“董事长,要不您还是和那位廖先生见一面吧!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不关心他想做什么。”安锦卿说道,“我就想看看,我一直不回应,不跳进圈套,对方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程俊杰道:“我刚刚去了解了一下,这位廖先生去西部做了十年支教,如今一身的病痛却还是舍不得回内地,就是舍不得那些渴求知识的孩子们。如今终于肯回来,就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安锦卿不耐烦地问:“关我什么事?”

    程俊杰道:“他现在在大众的眼里,就是一个高尚无私的好人,你非得站在他的对立面,只会招来无休止的谩骂。”

    “他是个好人,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安锦卿问,“难道就因为他是个好人,他就可以道德绑架我吗?”

    “董事长……”

    “出去。”

    程俊杰正要出去,门就被人推开了,秘书惊慌地说道:“董事长,那位廖先生昏倒了……”

    安锦卿赶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廖望舒已经被人送往了医院。

    媒体见着她,全都围了过来,只是被保安挡着近进不了身。

    现在退回地下停车场,已经来不及了,程俊杰叫司机将车开到了门口,护着安锦卿上了车,追着送廖望舒的车,狂奔向医院。

    车上,程俊杰安慰直冒冷汗的安锦卿:“董事长,廖先生未必会有事。他心脏不太好,又有高血压,可能只因为人太多了,他一下子不适应才昏厥过去……”

    任凭他在一旁唠唠叨叨,安锦卿却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对于这个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父亲,安锦卿其实并不在意。

    就算曾经在意过,也在一日日的期待,一日日的失望中,渐渐忘于脑后了。

    其实她会有今日冷漠的性格,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她的父亲。

    就是因为自己生父的无情抛弃,才让她对人性充满了不信任。

    因为一直躲在盛阳身后,她真的没有想过会因为自己在媒体上的曝光,而导致他们父女的重逢,所以她也从来没有幻想过,他们妇女第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医院,或许只能归结于天性吧!

    安锦卿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给廖望舒做完了检查,人在车上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

    追着他们的车来的媒体,再次将安锦卿给包围住。

    程俊杰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人很艰难地,才将安锦卿送进了病房。

    病房门打开,躺在病床上的,头发花白的老人立马惊起。

    他看着推门进来的女孩,一身利落的白色衬衣、黑西裤,乌黑的头发盘在脑后,很陌生,但陌生中却有亲切而熟悉。

    只一眼,他就认出来了,这是他的女儿。

    “静姝?”廖望舒含泪打量着自己的女儿,欣慰地笑道,“你都长这么大了!你长得真像你奶奶。”

    和热泪盈眶的廖望舒不一样,安锦卿神情冷淡,眼底毫无波澜。

    她一步步走到病床边,看着坐在病床上,向自己伸出手来的老人,退了一步,似嘲讽,又似自嘲地说道:“我从未见过我生父壮年时期的模样,如今第一次见面,却已经到了垂垂老矣的暮年……你还真是彻底打破了我对于‘父亲’这个词的最后一点好感。”

    廖望舒颤抖着将手收了回去:“静姝,是爸爸对不起你……”

    “我叫安锦卿,‘我醉欲眠卿且去,暂醉佳人锦瑟旁’的锦卿。”安锦卿道,“其实我不恨你,你也没有对不起我。你对我不起的是我妈,但我妈也不恨你。你与我妈的情仇,是你们的事,我没有资格说什么。你当年既已抛弃我,那就是说,你并不期待这份父女之情。是你主动放弃,所以我不明白,你现在出现的意义是什么。已经放弃了的东西,还想寻回?或者,是你觉得我有赡养义务,需要给你养老送终?”

    “我不是来找你要什么,我就是向来看看你……”

    安锦卿突然提高声音,说道:“虽然你并没有对我尽过抚养义务,但法律上,我却有赡养你的义务。这些事情,我会交给律师处理。”

    “我不用你赡养,我自己有存款,我能自己养活自己……”廖望舒痴痴地看着她,“这些年,我没有尽到做一个父亲的责任,我是想补偿你。”

    安锦卿看着他,嘲讽地笑了:“你觉得,我需要吗?”

    廖望舒眼里的光,瞬间就黯淡了。

    安锦卿道:“我妈还活着的时候,总跟我说,让我不要恨你。她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她不应该耽搁你,应该放你去追寻自己的梦想。我原以为,你只是没有担当,不懂得什么叫做责任罢了。事实告诉我,原来不是的。你对你的那些学生,倒是很尽责。我想那些孩子应该会很感激你,因为你代替原本需要对他们尽责的人尽了责,而你未尽的责任,也有人代替你做了。所以,你真的不需要自责,也不需要想着补偿我。因为我对你没有期待,而你,也将自己的全部奉献给了这个世界,我们各自安好,互不相欠。”

    说完最后一句,安锦卿开门走出了病房。

    门口的媒体早已散了,程俊杰看着她走出来,一句话也不敢问。

    安锦卿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远远看到一个被人搀扶着的,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步履蹒跚走来。

    就在两人正要擦身而过的时候,老太太停下了脚步,朝着她喊道:“孩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