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微兮 - 第7章 7.偶遇顾先生的脑残粉 追星成瘾:顾先生的老婆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沈浩今天过来,是因为乔娜不放心顾泽绵家里多了个陌生人,派他来盯着。

    只是乔娜想不到,安锦卿的一顿午饭,就将她的心腹给收服了。

    吃完饭后,沈浩还和顾泽绵一起,将厨房和客厅收拾了干净。

    没工作的日子,顾泽绵喜欢独自待着,自己的事情也是亲力亲为,连钟点工都不用。所以等沈浩一忙完,就打发他走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他和安锦卿四目相对。

    安锦卿没话找话:“这么快就有了试戏机会,情况也没那么糟嘛!”

    顾泽绵点点头,未作评价:“我上楼去了,你随意。晚饭不用叫我。”

    说完就大跨步上楼去了,跟逃命似的。

    等再次下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沈浩来接他。

    彼时,安锦卿正在厨房煮面。

    用紫砂锅炖了一晚上的鸡汤做汤底,浓香诱人。

    沈浩淌着哈喇子,凑了过来:“煮面啊!”

    “嗯。”忙碌中的安锦卿应了一声。

    沈浩问:“能多煮一碗不?”

    说话间,面已经煮好了,安锦卿指了指吧台上的两碗:“你和你哥的。”

    超市里常见的粉花白底的大瓷碗,盛了大半碗汤,清清爽爽,几乎看不到油花。白花花的面条微微浮出汤面,上面铺着大小均匀的鸡块,还有两朵香菇,一根青菜,并撒上了葱末

    沈浩口水都要下来了,伸长脖子看了看,愣是没有看到第三碗:“你不吃啊?”

    安锦卿没好气道:“早吃完了。昨天没人理我,害我睡了一个下午,今天凌晨四点不到就醒了。”

    正好下楼的顾泽绵闻言,脚步顿了顿:“抱歉,我习惯一个人呆着,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出去走走。”

    “呵呵。”安锦卿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我一出门,就再也进不来了。”

    沈浩辩解:“顾哥不是这样的人。你昨天不是出去过吗?”

    安锦卿斜睨了顾泽绵一眼:“就他避我如蛇蝎的样子,保不齐他睡了一觉就后悔了呢!”

    刚吃了一口面,正想夸赞她的好手艺,顾泽绵猛然听到这话,呛着了。

    沈浩连忙给他拿水。

    顾泽绵摆摆手,忍着难受解释:“我只是习惯一个人待着,你不要多想。”

    正在气头上的安锦卿“切了”一声,不搭理他,回屋换衣服去了。

    沈浩安慰道:“哥,没事的,锦卿脾气好,不会跟你计较的。”

    顾泽绵抓筷子的手一顿,他怎么记得,之前还有人吐槽过她脾气大?

    安锦卿回到卧室,打开了衣柜。

    除了身上这套单薄不抗寒的卫衣牛仔裤,衣柜里面孤零零地挂着一件过时的灰色长款羽绒服,和黑色打底衣裤。

    这是前天在临省,顾泽绵给她买的。

    那时凌晨三点多,商场都关门了,他们开车转了好久,才找到了一家刚好开着门的服装店。

    老板是个圆脸的年轻姑娘,他们进门的时候,正在做一个手工娃娃,见有人进来了,也是爱答不理。说了句“随便看。都是工厂尾货,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就继续做娃娃。

    安锦卿穿衣服是不讲究牌子的,除了出席某些场合需要准备礼服或正装,她很少去商场购物,平时穿的衣服不是网购,就是让秘书给她买,舒服合身就好。

    店里的衣服都是往年的旧款,也有一些基础款,不关心时尚的安锦卿,很容易就挑到了满意的。

    顾泽绵拿着衣服去柜台结账时,姑娘才抬起了头来,然后就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一声尖叫从张大的嘴里喷出。

    她立马捂住嘴,转过身去,激动得原地雀跃了几下,又偷偷扭过头看了顾泽绵一眼,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安锦卿扭头问:“这是你粉丝?”

    顾泽绵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姑娘捂着嘴连连点头,涨红了脸,连话都说不出来。

    没想到真的遇上了自己的脑残粉,顾泽绵有些不好意思。他屈指碰了碰鼻子,又指了指柜台上的衣服:“这个,结一下账吧!”

    姑娘拍拍胸口,总算稍微冷静了一点,声音却还微微带着颤音:“送,送给你了。不要钱。”

    顾泽绵也不逼她,翻出简陋的吊牌,看了看价格,取出钱递到她面前。

    他的手很大,手指修长白皙,指甲贴着肉修剪得干干净净。

    姑娘激动得像是立马就要晕过去了,推拒着不肯接。

    顾泽绵将钱放在柜台上:“这么晚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别的店都关门了,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不安全。”

    姑娘眼眶一红,眼泪就掉下来了,又哭又笑的,还是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顾泽绵慌了,他不知所措地看看姑娘,又看看沈浩,最后求助地看向安锦卿。

    安锦卿道:“难得见到自己的爱豆,难道你连签名都不想要一张吗?”

    姑娘如梦初醒,慌不择路地转身就去找照片,结果一头撞在了柜子上,然后被弹了回来。

    “小心。”顾泽绵连忙扶住她。

    倒在了爱豆怀里的姑娘,眼见着又要晕过去了。

    第一次碰到这样的脑残真爱粉,顾泽绵手足无措,再次向安锦卿投去求助的目光。

    安锦卿将姑娘从顾泽绵怀里接过来,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然后将她的手塞进她嘴里:“咬一口,看看是不是做梦。”

    姑娘立马狠狠一口咬下去,毫不嘴软。

    然后一声痛呼,她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好疼!天啊,我不是做梦!我真的见到绵绵了,我家绵绵啊!”

    绵绵?

    安锦卿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顾泽绵脸一红,轻咳了一声,背过身去。

    姑娘火急火燎地绕到柜台后面,翻出来厚厚一叠照片和海报,全都是顾泽绵的独照,开始手忙脚乱地开始挑选。

    安锦卿见她不知道选哪张,急得不行的样子,忍不住笑:“没关系,都拿给他签就行了。”

    “不行。”姑娘义正言辞,“签这么多张,会很累的。”

    听到这话,安锦卿一个旁观者都被感动了,回头一看顾泽绵,果然红了眼眶。

    最后,姑娘挑了一张照片和一张海报,连着笔一起,颤巍巍地送到了顾泽绵面前。

    顾泽绵接过:“需要我写祝福吗?”

    “不用的。”姑娘道,“你开心快乐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顾泽绵签好了名,双手递回给她:“谢谢你!”

    姑娘激动得猛摇头,结结巴巴问:“哥哥,我明天能去片场看你演戏吗?”

    顾泽绵手一抖,笑容渐渐消失:“我明天没戏。”

    姑娘问:“那后天呢?”

    顾泽绵道:“我最近应该都没戏,下一部戏也还没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姑娘脱口而出:“你不是接了《文德皇后》吗?明天就开机了啊!有你……!”

    话说到一半,姑娘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顾泽绵参演《文德皇后》并未官宣,她是从黄牛手里买的私人行程。现在堂而皇之地当着正主的面,暴露了自己的私生行径,她恨不能抽自己几巴掌。

    顾泽绵微微一笑:“我并未参演《文德皇后》,你弄错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再见。”

    目送顾泽绵走出店门,姑娘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将桌上的娃娃全都丢进篮筐,就追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她的脚不小心勾到了门框,控制不住地往地上扑去。

    顾泽绵眼疾手快,再次扶住了她。

    姑娘连连道谢,然后蹲下身去捡掉在地上的娃娃。

    门口湿漉漉的,娃娃掉在地上就脏了。

    顾泽绵弯腰帮她一起捡,捡起来就发现他手上的两个娃娃,造型很像自己饰演过的两个角色。不止这两个,其他的全都是自己饰演过的不同角色。

    姑娘看着脏了的娃娃,眼泪又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这是我吗?”顾泽绵温柔地问。

    姑娘猛点头,抽抽噎噎道:“是你饰演过的所有的角色,还差一个没做完,我本来想今天做完了,明天就送给你做开机大礼。结果都被我搞砸了!”

    “谢谢你,我很喜欢。”顾泽绵问,“能送给我吗?”

    “可是都脏了……”

    “没关系的,我可以拿去干洗店洗的。”

    最后,安锦卿提着一袋衣服,顾泽绵抱着一篮娃娃,离开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