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微兮 - 第2章 2.我是演员,只在戏里演戏 追星成瘾:顾先生的老婆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女人四十来岁,穿着性感,保养得也好,可能真实年龄还要大上不少。

    她一手握着高脚杯,一手搂着男人的腰,靠在他怀里笑得花枝乱颤:“小顾,你可真逗!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男人二十多岁,眉清目秀,高挑瘦削。

    他微低着头,没有回答,身体僵直宛如一棵劲松。

    这明显拒绝的姿态,让女人越发来劲。

    她仰起头,又咯咯笑了起来,双手环过他的脖子,就要凑上去吻他。

    男人侧脸避开,视线撞上了不远处的安锦卿,霎时脸色通红:“高总,您不是说要去卫生间吗?我扶您过去。”

    撞见别人调情,安锦卿不知所措,满腔的怒火瞬间消散。

    女人整个人靠在他身上蹭:“小顾,我们不去卫生间,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您醉了,我帮您叫秘书出来,让他送您回家吧!”男人说着,反身要开门。

    女人抓回他的手,送到嘴边亲了一口:“我是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果然,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喜欢漂亮鲜活的小年轻。

    安锦卿又开始觉得冷了,她加快脚步,想要绕过他们,突然就看到女人身体一歪,往她这边倒过来。

    “小心。”男人伸手一捞,轻松捞回了她丰腴的身体,然后将她转个身,让她靠在墙上。

    差点被砸到的安锦卿也吓了一跳,停住脚步,再次和男人的目光对上。

    靠得近了,安锦卿这才看清楚男人的长相。

    第一感觉,只有一个字——正。

    五官端正,君子如玉,就连那双本该勾魂夺魄的桃花眼,也是一派纯正无邪。

    女人又缠了上来:“小顾,姐姐是真喜欢你!你跟姐姐好,姐姐捧你,你以后再也不用在烂剧里打滚了!你想演什么,咱就演什么!”

    男人没有回答。

    他一边想和女人拉开距离,一边又担心她摔倒,眼里满是无奈。

    艺人被揩油的事,安锦卿也算见得多了。

    这些人要么欲拒还迎,要么忍辱负重,其中也有主动热情的,但也有不卑不亢的。

    可无一例外的是,总有些小细节会暴露他们心底的厌恶。

    眼前的男人不一样。

    他的态度不应该用不卑不亢来形容,他似乎根本就没将眼前的事当成羞辱。

    他不过是将这个大了他很多的女人,当成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女人来对待。就像一个被告白的邻家男孩,不知该怎么礼貌拒绝。

    安锦卿竟然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他对这个纠缠他的女人的尊重,像对待每一个普通女人的尊重。

    尊重他人,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素养。

    但一个人的尊重和善意,从来不是让别人放肆的理由。

    一股热气突如其来,从脚底升至头顶。

    安锦卿脑袋一热,上前两步,抱住男人的胳膊,拉着他退了两步。

    男人愣了,低头看过来。

    安锦卿仰头朝他笑:“亲爱的,你在这啊,我找你好久!”

    女人也愣了:“你谁啊?”

    安锦卿挑眉:“看不出来吗?我是他女朋友啊!阿姨,你又是谁啊?”

    女人顿时脸色铁青,瞪大眼睛像是要吃人,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安锦卿也不管她,转头问男人:“亲爱的,这位大妈是谁啊?”

    由“阿姨”变“大妈”,女人的脸色更臭了。

    男人也有些尴尬,他似乎觉得安锦卿的称呼很不礼貌,但他毕竟不认识安锦卿,对方又明显是来帮忙的,也不好拆台,干脆闭嘴不言。

    安锦卿也不需要他回答:“亲爱的,我们不是说好了去吃火锅吗?我都快饿死了!我们走吧!”说着,拽着男人就走。

    女人的脸彻底黑了:“顾泽绵,你可想好了,你今天要走了,会有什么后果?”

    安锦卿感受到男人的身体一僵。

    他回头微微一笑:“多谢高总抬爱。我是演员,只在戏里演戏。您既然没醉,那我就先回去了,麻烦您和导演说一声。”

    “再见喽,阿姨。”

    像打了场胜战,安锦卿朝女人挥挥手,得意地抱着顾泽绵的胳膊离开。

    有了顾泽绵带路,安锦卿顺利地走出了花季。

    寒风凛冽,屋外银装素裹。

    她没穿大衣,一出来就打了个寒颤。

    顾泽绵倒是穿着件白色长款羽绒服,衬着白皙的皮肤,都快和背景融为一体了。

    他见安锦卿就穿着卫衣牛仔裤,忙道:“刚才谢谢你了!外面冷,你赶紧进屋吧!”

    已经是凌晨了,这边位置有些偏僻,安锦卿看向空荡荡的街道:“我本就要走的。”

    顾泽绵道:“你住哪里?我帮你叫辆车吧!”

    安锦卿摇摇头:“我没地方去。”

    顾泽绵犹豫了一下,脱下羽绒服,掏出钱包和手机后递给她:“你要不嫌弃的话,先穿上吧!”

    羽绒服上有浓重的香水味,应该是那个高总蹭上来的。

    安锦卿确实觉得冷了,而对方的举动太过自然,目光太过温柔,她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羽绒服带着他的体温,穿在身上瞬间暖和。

    安锦卿想,或许这个世界没那么让人绝望!

    顾泽绵打开钱包,递过来几张钞票:“现在很晚了,你要是回去不方便的话,可以先去附近的酒店住一晚。”

    对方考虑得很周到,但安锦卿看着他手上的钱却觉得刺眼,刚刚才感受到的暖意再次消散在寒风中。

    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还干净得像天使的人,下一秒就亲自打碎了她的幻想。

    似乎察觉到她的不高兴,顾泽绵连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我真的很感谢你帮我解围……”

    “谢了!”

    没等他说完,安锦卿从他手里抽出钱,转身就走。

    既然他想要用钱买断这萍水相逢的缘分,那就成全他吧!

    从花季出来,安锦卿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她不想回去,不想面对盛阳。

    盛阳于她,如兄如父,是她最亲最近的人。

    这几年来,他绯闻不断,她一直告诉自己,那是谈恋爱而已,不该怀疑他。

    但今天过后,她还怎么自欺欺人?

    撕破了的脸皮,还能缝上去?

    可离开了盛阳,她还能去哪?

    连家人都没有了的家,那还是家吗?

    深夜的路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安锦卿深一脚,浅一脚,漫无目的地走在路灯下。

    路过一家便利店,她进去拿了两瓶便宜的白酒,甩下一百块就走,出门就将剩下的钱给了垃圾桶边的拾荒者。

    劣质白酒辛辣割喉,一口下去,安锦卿就被呛出了眼泪。

    她并不喜欢自虐,可她心里堵得慌。要是不折腾一下,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边喝边吐,一瓶酒很快见了底。

    安锦卿打开了第二瓶,正仰头要喝,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

    手一抖,大半瓶酒倒在了胸口。

    安锦卿又惊又怒,转头,就看到了一双温柔而深邃的桃花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