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微兮 - 第1章 1.打人是违法的 追星成瘾:顾先生的老婆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夜幕深沉。

    帝都花季俱乐部。

    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一边倒酒一边大着舌头说:“盛总,咱开门见山,你把阑珊新剧的女二给我的妞,价钱随你开。”

    盛阳靠在真皮沙发上,扫了一眼投资商和挂他身上的女明星,接过酒杯:“王总愿为美人一掷千金,我自当成人之美!”

    王总大笑:“和盛总谈生意,就是爽快!”

    女明星趴在王总肩上,娇滴滴问:“听说阑珊有了中意人选,她能同意换人吗?”

    王总嗤笑:“版权都卖给安盛了,哪还有她说话的份?”

    女明星不放心:“那可是阑珊!我听说安董事长对她言听计从,她要闹起来,安董事长不会坐视不理吧?”

    “一个花瓶女二,她还不至于跟我闹。”

    盛阳一句话,让两人变了脸色。

    女明星是因为他说到“花瓶女二”时,眼里的轻蔑。

    王总则是震惊:“堂堂集团ceo,安盛第二大股东,还管不了一个子公司的签约作家?这个阑珊跟安锦卿到底什么关系?”

    盛阳挑眉:“不都说阑珊是安盛的金字招牌,王总认为她们是什么关系?”

    “我就随口问问。”王总嘿嘿笑,转头推了女明星一把,“还不去敬盛总一杯。”

    女明星满脸堆笑:“多谢盛总给我机会,这杯我敬您……”

    盛阳把玩着酒杯,含笑不语,笑意却没达到眼底。

    提到安盛,圈外人第一个想到的必然是阑珊。

    网文进入收费时代后,小说网站如雨后春笋冒出来。

    大浪淘沙。

    安盛集团的前身安盛文学,没有雄厚资本支撑,却凭借捧出一个阑珊,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

    十二年过去,阑珊早已封神。

    由她的作品翻拍的电视剧,部部火爆,还顺带捧出了一众流量明星。

    换句话说,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剧,只要打上“阑珊”的标签,就意味着钱,很多很多的钱。

    阑珊其人低调,安盛也不曾透露其身份,网络上找不到任何她真实存在的痕迹。

    一直有人怀疑,根本就没有阑珊这个人,这只是一个团队运作的笔名。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单凭一个阑珊,根本撑不起一个公司的发展。

    所以圈内人津津乐道的,是盛阳白手起家的经历。

    短短12年,他就将一个不到十人的小网站,发展成市值百亿的集团,堪称奇迹。

    相比阑珊和盛阳的传奇,那位自安盛创立,就稳占34%股份的董事长安锦卿,更为神秘。

    她几乎不参与公司运作,除了安盛高层,也没几个人见过她。

    每次传出她的消息,若非事关阑珊,必然是为捧某个小透明。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强,风没透出来,那就是有人挡了。

    当着人家的面,挖人家的秘密……

    毕竟久经商场,王总很快反应过来:“醉糊涂了,嘴没个把门的,我自罚三杯。”

    如今ip盛行,当下热门ip大半出自安盛,得罪了盛阳就是得罪了钱。

    谁能跟钱过不去呢?

    盛阳冷眼看他灌了三大杯,脸色终于放缓。

    正要说话,突然“砰”地一声,包厢门被踹开。

    三人还没弄清情况,就被迎面喷来的水流冲了个透心凉。

    都懵了。

    这里可是花季!

    号称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的花季!

    身为尊贵vip,他们居然被人袭击了!

    强劲的水流持续了半分钟,而后,一个清脆的嗓音问:“清醒了吗?”

    熟悉的声音,令盛阳神色大变。

    他抹了把脸,透过水雾,一眼看到了门口的年轻女人,和两个握着水管的保镖。

    急匆匆跑来的特助也懵了:“董事长,您怎么来了?”

    安锦卿没搭理他们,带着保镖走向王总。

    包厢昏暗,三人逆光走来,一步一步,宛如索命修罗。

    王总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抖个不停:“你,你们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啊,打人是违法的!”

    女明星更惨,大浓妆变成大花脸,缩在他身后尖叫。

    安锦卿道:“我当然知道打人违法,那你知不知道,嫖娼也是违法的?”

    “够了!”回过神来的盛阳,刷地起身,抓着安锦卿就走。

    “放手。”

    狭长的走廊上,安锦卿甩开盛阳,抱胸靠墙。

    盛阳问:“你怎么找来的?”

    安锦卿反问:“你怎么解释?”

    盛阳笑了:“我在应酬,我为公司鞠躬尽瘁,你告诉我,我需要解释什么?”

    “不承认是吧!”安锦卿将手机一甩,“你自己看,好好看。”

    手机砸在盛阳胸口,“啪”地掉在地上。

    盛阳弯腰拾起,就看到屏幕上醒目的标题——揭《凤凰台》选角内幕,安盛ceo夜会当红女星。

    配的图,正是他和王总二人前后脚进花季的偷拍照。

    一小时过去,相关话题已经上了微博热搜第一。

    盛阳皱眉:“怎么没人通知我?”

    安锦卿:“我拦下来了。你若提前知道,我还怎么亲眼见证这一幕?”

    盛阳淡淡道:“跟资方吃个饭唱个歌而已,不用弄得跟捉奸一样。这事我会处理。”

    “你的私生活我不管,公司的事我也不插手,但你别tm把我当瞎子!”说到激动处,她眼睛泛红,“你知道我痛恨什么,你却让潜规则发生在我眼皮子底下。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吧?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究竟做了多少龌龊勾当?”

    盛阳耐心解释:“安盛和王氏合作密切,我和王总也有些私交,他不过是塞个花瓶女二进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捧谁不是捧?这就是一桩生意。至于他们之间有没有潜规则,这跟你我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吗?”安锦卿看着他,像一个陌生人,“是你提供了交易的筹码,是你见证了这场交易,是你在一边渔翁得利!”

    “小锦……”盛阳想摸摸她的头,却被她后退着躲了,“他们你情我愿,你还能冲上去骂一顿?你骂谁?花钱找乐子的金主?还是用身体换机会的艺人?圈子只有这么点大,机会也就这么多,不是他们也会是别人。你有没有想过,错过这次,日后她就是睡遍娱乐圈,也未必有第二次机会。”

    安锦卿问:“所以你的意思是,男人玩弄女人,是好心给她们机会?嫖娼还成慈善了?”

    盛阳道:“是男人是女人有什么区别?就算是个男人,王总看上了,只要他还想混下去,那他也要像条狗一样跪在他两腿间讨好!这个圈子就这样,你以为换个人就多干净?你以为你不给她机会,别人就不会给她机会?”

    会所的暖气很足,安锦卿却觉得有些冷,尤其是贴着墙的后背。

    她忍受不了地站直了身体。

    盛阳有些心疼。

    这些年,是他将这孩子保护得太好,没让她被圈子里的肮脏浸染半分。

    今天是个意外。

    素来运筹帷幄的他,却不知该怎么补救。

    空气突然安静,只偶尔有水滴砸入地毯的轻响。

    特助小心翼翼插话:“董事长,盛总真没潜规则……”

    “滚!”

    沉静中的人,突然一声嘶吼。

    特助吓得连退几步。

    而后,空气仿佛凝固了。

    安锦卿很少发脾气,大多时候,她都习惯隐藏自己的情绪,就算耍性子,也只是摔摔东西、赌气不吃饭。

    这是盛阳第一次看见她竭嘶底里的模样,眼眶里的泪珠,像是盛满了对整个世界的失望。

    “小锦,你别这样……”他试探着靠近,“有些事情,不是非黑即白。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的,环境使然,我们需要适应……”

    “我不信!”安锦卿后退,“是你抵不住诱惑,凭什么怪环境逼迫?”

    她的语气恢复了平稳,平稳得诡异。

    盛阳有些害怕。

    这一刻,他清晰地感受到,当年的小女孩长大了,硬了的翅膀,随时都能带她离开自己。

    他还想说什么,那孩子却已经转身,走向走廊尽头。

    这个肮脏的地方,安锦卿一秒都不想多待。

    闷头往前冲的结果,是她拐过弯就迷路了。

    在迷宫般的会所转了几圈,不断积累的狂躁让她随时可能爆炸。

    就在她差点情绪失控的时候,一转身,猛然看到一对男女推搡着从一扇门中走出来。

    那缠绵的样子,让人面红心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