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舒 - 第2章 碰瓷?(全修) 贺总,追妻要趁早!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深夜无星,空气沉闷,大学路出来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一家高档酒店。

    “漫亚达酒店。”

    酒店门前站着个年轻女子,一身运动休闲服,白鞋。一头乌黑如海藻的头发扎成马尾,素颜,鼻梁架着一副与她脸骨不符的大框眼镜,将她如画的眉目遮挡了三分颜色。

    即使是这样,进出酒店还是很瞩目。

    越过前台,季思意拐进电梯按了四层。

    四楼409号房。

    季思意左右扫视,从口袋里拿出了副卡刷上。

    “嘀哩!”

    房门打开。

    昏暗宽大的房间里,光线丝丝缕缕,看得并不真切,只是那隐隐流泻压抑喘息在这样昏暗的空间映衬得暧昧。

    影子模糊的两具身体交叠交缠着,女人和男人的喘息同时传来。

    “啪嗒!”

    打开,季思意拿出手机冷静的对着床上还在热身的两具白花花身体拍照。

    “咔嚓!咔嚓……”

    季思意拍下几张照片,又“啪嗒”的一下黑了灯。

    床上的男女才反应过来,女人惊叫:“啊!”

    这声啊连惊带怒的叫了出来。

    季思意大步上去抄起被单盖在两人身上,按了按手关节,咯咯响声吓得床上男女大叫了起来。

    “谁啊,谁……”

    男人还在发力,好事突然被人打断,吓得差点不能人道。

    季思意手下没留情,对着床单下的两位就一通拳打脚踢。

    被单下男女同时传来惊叫和吼怒。

    让季思意痛揍的男女只能从喉咙里发出闷哼声,季思意下手一点也没留手。

    打到没了动静,季思意才悻悻然收了手。

    屋里什么声音也没有,静得吓人。

    季思意拿出手机扫了几眼尺寸大得惊人的照片,满意的收起手机,转身往外走。

    *

    前脚迈出酒店,天空就洒起了瓢泼大雨。

    季思意暗叫倒霉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碾压过地上积洼,溅起一簇簇黑污渍。

    季思意回收的动作快了点,不然准能被溅了一身。

    风雨里,季思意眯着眼,打量那辆停靠旁边的车。

    从酒店里跑出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哈着腰在车旁说着些什么。

    车内的人没有下来,只降下半个窗。

    季思意压了压视线看窗内的人,顿时有点愣。

    黑沉的视线从里面瞥出来,两人视线隔着一道雨幕对视。

    撞上那道深沉如渊的视线,季思意的身体有点僵硬,呼吸一窒。

    站在车旁说话的人走了,季思意还站在车前没有动作。

    “叭叭!”

    车司机按了喇叭。

    刺耳的喇叭声震得季思意跳了一下脚,往后急急一退。

    脚下有点打滑,然后她很愚蠢的半摔在地上。

    季思意暗道倒霉。

    过来抓奸,没想到会遇到他!

    丢脸啊。

    车门这时候打开,从车内走下来一个人。

    面前出现一双黑亮的皮鞋,笔直的裤管……

    她仰头,脑袋上遮了把黑伞。

    映入眼是半遮着暗影的深刻俊容,以及那双深幽如渊的眼眸。

    身材修长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季思意大概能明白为什么整个江城的女人都要争破了脑袋也想要做他的情人。

    那怕只是地下情人,亦或者是一夜情的床伴,她们都趋之若鹜。

    就是季思意也为这颠倒众生的惊人容貌给折服,他身上这种俊美透着一种沉稳内敛以及矜贵气度。

    她想,再优秀的男人恐怕都没有他来得惊人!

    雷鸣劈打下来,从伞缘照射在他的侧脸。

    深沉的眼里映射出一道冷光,夹着股凉薄的味道。

    “碰瓷。”

    平淡而低磁的嗓音仿佛带着电流,将沾了雨水的季思意电得三魂七魄少了一魂两魄。

    恍如神手雕刻的俊脸微微压低,无波无澜的眼眸瞧不出他此时是高兴还是生气。

    他不记得自己!

    季思意语塞得不知道怎么回他:“我没……”

    “上车。”

    这话不容置疑。

    “我……”不敢坐。

    “多少钱。”

    “什么?”

    季思意惊讶的抬头,看着满眼凉薄的男人,那颗跳动的心瞬间凉如水。

    他什么意思!

    贺绪冰凉的视线落在她的脚下,那意思很明显。

    你不是来碰瓷的吗?不是需要钱吗?直接开价。

    “……”季思意一咕噜的爬起来,压着怒火几步越过他,打开那辆车的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

    浑身湿哒哒的,季思意就这么坐进去,将车座位都打湿了。

    司机小陈下车,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沉着脸的贺绪。

    “老板,这……”

    贺绪微微皱眉,吓得小陈司机一个激灵。

    这个女人太胆大包天了,带着一身脏兮兮的雨水弄脏了老板的车。

    贺绪打开副驾驶,收伞坐了进去。

    “开车。”

    小陈慌忙回车上,“是……那……老板,现在要回……”

    “医院。”

    贺绪淡淡道。

    小陈忙掉个方向,身后的季思意后悔极了。

    自己坐上来干什么!

    去医院?

    绝对不行!

    “那个……不去医院行不行……”

    半夜三更的跑医院,不好吧。

    而且,医院里,有她不想见的人。

    贺绪压根就不鸟她。

    眼看着车子往医院方向驶,季思意瞄了瞄前面的人,一咬牙,横下心来去撞车门。

    司机小陈吓得方向盘一扭,幸好他技术过硬没把车开撞飞出去。

    车子刹住。

    就听前面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找死。”

    即使这语态很平,季思意也听出了他腔调的怒火。

    车门一开,贺绪下来。

    季思意更快一步下车,转身就要跑。

    身后的人拿住了她的手,季思意就在那瞬间下意识抬起腿扫他下盘……不,是裤******门出身的贺绪更快一步伸掌挡住她踹来的那一脚。

    等他再抬头看去,雨幕里有一抹淡影消失得飞快。

    小陈看得心惊肉跳,小心翼翼的询问:“老板,要追上去吗?她好像是……直接横过马路的。”

    贺绪深邃的目光平静又深沉,雨水打湿的发掉落在额角下,遮了三分的沉郁。

    脚步一抬,有什么东西卡在脚底下。

    贺绪弯身捡起亮起屏幕的手机,爆裂的手机屏幕上正闪烁着一张极其露骨的照片。

    节骨分明的手一紧。

    贺绪面无表情的将裂了屏的手机放进西装的衣袋,返回车内,伸手拉扯着领带,一边吩咐:“开上去。”

    小陈不敢怠慢,赶紧开车跟上季思意离开的方向。

    季思意横过马路时差点就被车撞了,等她回过神来,也是一阵的后悸。

    差点就横死在马路。

    摸索着口袋,脸色一变!

    “糟糕!手机!”

    扼了扼腕,那里面有她没发出去的证据啊。

    一定是落在车上了。

    可……那个男人的眼神,让她退缩了。

    季思意懊恼的抱着脑袋,一边抱怨自己愚蠢,一边朝着一个方向大步跑去。

    另一边车内。

    雨太大,找不到季思意,车子停靠在了马路边,司机小陈再小心翼翼的开口:“老板……”

    男人的声音有很明显的低气压:“回江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